冯小树和他背后的发审委:买卖股票牵出资本大佬

上周五,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的一则通报成为舆论焦点: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人员、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冯小树利用岳母、小姨子名义突击埋伏拟上市公司,获利金额达2.48亿元。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违法所得,并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其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根据昨日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冯小树以岳母彭某嫦名义入股深圳世方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世方联),进而以深圳世方联名义持有、买卖“鱼跃医疗”。此外,冯小树还以配偶之妹何某梅名义违法持有、买卖“三川股份”、“宝莱特”。

这些公司是如何与冯小树“结缘”的?作为发审委员,究竟拥有多大的权力?发审委员又是如何被行贿的?新京报记者通过采访和梳理,试图最大限度还原冯小树其人及其寻租路径。

部分被查的发审系统官员

2004年

曾任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的王小石将发审委推至公众视野。经查,王小石在工作期间借职务之便向拟上市企业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但是发审委委员名单是非公开,而王小石每出售一份发审委委员名单,价钱在二三十万元。在职期间,王向众多企业出售了这样的名单,获利总额近千万元。最终,王小石因涉嫌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2万元。

2014年1月

曾任发审委委员的温京辉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证监会调查,两年任期里他共执行67次审核任务,审核了超60家上市公司,市场认为其被调查是因上市公司天丰节能财务造假。

2014年9月

邓瑞祥在担任证监会第十六届主板发审委委员5个月后,涉嫌老鼠仓而被立案。不过他是在担任中国人寿资管股票投资部总经理期间,通过妻子及亲属的14个账户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被查处的,涉案总金额近7亿元,非法获利854.53万元。

2015年4月

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兼职委员胡世辉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证监会决定解除其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职务。经查,发现胡世辉利用管理科技项目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等问题,经科技部党组研究并报中央国家机关工委批准,决定给予胡世辉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5年6月

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经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配偶违规买卖股票,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对其作出行政开除处分;同时,因涉嫌职务犯罪,李志玲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2015年8月

证监会纪委发布消息,经查,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随后,李量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李量曾任创业板发行部副主任。

2015年11月13日

被称为“发审皇帝”的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结束了发审生涯。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调查。

2017年4月21日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在新闻例行发布会宣布了对冯小树违法买卖股票行为的查处,先后以岳母、配偶之妹的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并在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交易金额累计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

整理:新京报记者 金彧

  发审委员“带着”岳母、小姨子炒股

冯小树的照片看起来斯文拘谨,令人很难将其形象与涉案数亿的“监守自盗”者身份联系到一起。

现年52岁的冯小树似乎是一位履历单纯的专业型官员。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冯小树于1996年3月至2002年11月,在深交所技术保障部、公司部、创业板发行审核部工作;2002年12月至2004年5月,任深交所北京中心副主任,同期借调证监会工作;2004年5月至2012年12月,任深交所发审监管部副总监,期间于2009年6月至2011年7月借调证监会任北京工作组副组长;2012年12月至2014年2月,任深交所上市推广部副总监、高级执行经理。2004年12月至2007年4月期间,冯小树担任第七届、第八届证监会发审委兼职委员。

在中国知网中检索,由冯小树作为第一作者撰写的论文涉及“资本市场建设”“中小企业成长”“股票发审”“公司被否原因分析”等专业领域,并曾多次为财经媒体撰写文章。

作为掌控深交所股票发行审核的人员之一,冯小树一直以“专家”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

据媒体报道,2007年时任深交所发行审核部副总监的冯小树,出席券商保代培训会并担任主讲人,还专门讲解了“股票发行审核要点及重点关注的问题”。2012年,时任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副总监的冯小树,入选上市公司行业分类专家委员会委员。

假如没有意外情况,冯小树可能会继续以一个普通官员的身份履职直至退休。4月21日,证监会的一纸通报将这位副处级官员的贪欲曝光在人们视野之下。

证监会通报,深交所前发行审核部副总监冯小树,在证监会兼任发审委委员期间,通过在企业上市前突击入股、企业上市后高价抛出的方式,非法获利达2.48亿。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违法所得2.48亿元,并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冯小树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上述对冯小树的处罚仅属于行政处罚部分,“后续证监会可能会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在数亿元巨额罚款之后,等待冯小树的很可能还有牢狱之灾。

冯小树并不是证监会自己查获的。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透露,中央第7巡视组对证监会开展专项巡视期间,向证监会移交了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人员、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冯小树涉嫌违法买卖股票的相关线索。

已经公开的案情显示,冯小树先后以岳母、配偶之妹的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并在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其交易金额累计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

高达数亿的套利行为,就发生在冯小树担任发审委员的短短两年间。据媒体报道,Wind资讯数据统计显示:冯小树担任第七、第八届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期间,共计参与了43个项目的审核,其中33个IPO(首次公开发行)项目。

买卖三只股票牵出资本大佬:江作良、薛荣年

昨晚证监会披露了冯小树违法买卖“鱼跃医疗”“三川股份(后改名三川智慧)”“宝莱特”的细节。24日,被传卷入冯小树案的三家上市公司鱼跃医疗、三川智慧和宝莱特出现不同程度大跌。

据证监会披露,冯小树以彭某嫦名义入股深圳世方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世方联),进而以深圳世方联名义持有、买卖“鱼跃医疗”。

天眼查显示,彭萍嫦于2006年12月成立深圳市世方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彭萍嫦,股东分别为彭萍嫦、刘耘、朱勤年和胡丽娟,对应的出资比例分别为30%、30%、30%和10%。

2007年4月2日,深圳世方联入股鱼跃医疗,成为唯一的外部股东,占其总股本的3.89%。一年后的2008年4月18日,鱼跃医疗顺利在中小板上市。

受限于锁定期,彭萍嫦此时并未抽身。

2013年10月14日至2015年3月6日期间,深圳世方联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减持所持全部“鱼跃医疗”,卖出清算金额共计4.4亿元。此外,在深圳世方联证券账户持有“鱼跃医疗”期间,共获得6次现金分红,分红金额总计552.7万元。2015年3月6日之后,深圳世方联证券账户再无证券交易记录。

深圳世方联向4位股东分红资金共计3.58亿元。其中,向彭某嫦分配1.08亿元。

深圳世方联股东彭萍嫦为冯小树岳母。深圳世方联股东朱勤年为薛荣年弟媳,薛荣年时任保荐机构平安证券相关业务的负责人。深圳世方联股东刘耘为江某良配偶之姐,刘耘所持股份实际所有人为江某良,江某良时任发审委兼职委员。

据了解,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原高管江作良与冯小树同为第七届、第八届兼职发审委员,时任易方达基金公司高管,时任保荐机构平安证券相关业务的负责人为薛荣年。

资料显示,薛某年即为平安证券前总经理薛荣年,薛荣年2000年加盟平安证券,历任投行事业部总经理、公司副总经理,并于2008年担任平安证券总经理,主管投行业务。2013年5月,因涉及万福生科虚假陈述案,薛荣年被撤销证券从业资格。2015年底,因涉嫌巨额内幕交易案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深圳世方联入股价格等同于鱼跃医疗每股净资产价值,显著低于市场合理水平,且与鱼跃医疗重要员工入股价格一致。

三川股份、宝莱特上市前即持股

除了鱼跃医疗,冯小树存在以何某梅名义违法持有、买卖“三川股份”、买卖“宝莱特”的行为。新京报记者通过“仓位在线”查询,仅有“何玉梅”一人与证监会描述的冯小树妻妹“何某梅”姓名特征契合。这两家公司均出现了名为“何玉梅”的原始股东。

与彭萍嫦通过公司介入拟上市公司的手法不同,何玉梅的入股路径更为简单直接:三川股份上市之前,何玉梅持有56.5万股,持股比例1.45%。2010年3月,三川股份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告显示,2011年一季度解禁后,何玉梅在2011年四季度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

另一家上市公司宝莱特上市前,何玉梅持有120.32万股,持股比例为4%,名列第四大股东。此后经过两次送转,何玉梅股份不断增加,并在此期间进行多次减持,截至2014年三季度,“何玉梅”在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消失。

在多家财经网站发布的中国“牛散”名单中,“彭萍嫦”和“何玉梅”的名字双双在列。

虽然冯小树并非上述三家公司IPO审核时的发审委员。但深圳世方联股东之一朱勤年,与这三家公司存在联系:公开资料显示,宝莱特、鱼跃医疗的上市保荐人均为同一家证券,彼时这家券商投行部门的负责人为薛荣年。朱勤年是薛荣年之弟媳。

薛荣年为何拉冯小树分一杯羹?具体原因尚未披露,不过从职务来看,冯小树担任重要的发审委员一职。证监会公告称,“冯小树长期担任深交所重要职务,并曾任发审委委员,承担了重要的资本市场监管职责,其知法犯法,借他人名义在公司上市前突击入股,上市后卖出股票获取暴利的行为,严重扰乱了资本市场管理秩序。”

昨日,鱼跃医疗董秘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问询时表示,公司并不熟识冯小树,对原股东深圳世方联和冯小树的关系并不清楚。新京报记者昨日致电三川智慧董秘办,工作人员称以证监会的公开信息为准。记者未能拨通宝莱特董秘办电话。

  发审委员掌IPO“生杀大权”

2004年,中国证监会公示第七届发审委委员候选人名单。这份公示名单共有39人,分别来自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中国资产评估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国家发改委等机构部门的推荐。其中,冯小树是深交所推荐的两名人选之一,拥有经济师职称。在这张绝大多数候选人都超过40岁的名单中,时年39岁的冯小树似乎可以归为“年轻有为”的一拨。

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开场一个“小官巨贪”的剧情让人印象深刻:某部委一位处长赵德汉在别墅中藏了2亿多现金被查。而一个冯小树,则将“发审委员”推向了风口浪尖:一个发审委员究竟有多大权力,上市公司要花大力气送好处呢?

由于对拟上市企业拥有投票表决权,发审委员被认为是掌管着IPO的生杀大权。4月24日,一位证监会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发审委员这一看似不起眼的“小官”,其实权限不小。一家拟IPO企业已经叩响了A股的大门,只待发审委员会开门即可入场享受资本盛宴。因此,对于一家拟上市企业来说,发审委员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根据证监会发行监管部最新的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首发的审核工作流程主要为:受理和预先披露、反馈会、见面会、预先披露更新、初审会、发审会、封卷、会后事项、核准发行等9个主要环节,分别由不同处室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对每一个发行人的审核决定均通过会议以集体讨论的方式提出意见,避免个人决断。

证监会表示,发审委制度是发行审核中的专家决策机制。每届发审委成立时,均按委员所属专业划分为若干审核小组,按工作量安排各小组依次参加初审会和发审会。各组中委员个人存在需回避事项的,按程序安排其他委员替补。

证监会内部人士表示,由于证监会编制有限,人力不足,发审工作繁琐繁重,来自沪深交所公司管理部的人员,通过常年的借调机制,分别成为主板审核和创业板审核的主力军。其次,发审委员还有不少来自财政部、发改委、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外部机构人员。

冯小树正是一位来自深交所的工作人员,兼职担任证监会第七届、第八届发审委员。在此期间,其在深交所的职务为深交所发行审核部副总监。证监会官网资料显示,冯小树于2005年3月至2007年3月出席发审委24次工作会议,共参与审核33家企业。

“就像一位大学生写完毕业论文进行毕业答辩,需要面对多位答辩委员会老师。”上述人士称,发审委员扮演的角色类似“答辩老师”,“如果能事先搞定答辩老师,肯定是好事儿,毕业论文通过就可以毕业了。”

一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冯小树被查出源于举报。在2015年底中纪委在深交所巡视期间,有人举报了冯小树。冯小树2007年卸任发审委员之后,曾利用这层关系收受贿赂,但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帮行贿人疏通关系。事后,被人举报。

行贿方式包括现金、送干股等

上市公司如何行贿掌握着IPO“生杀大权”的发审委员?昨日,一了解“送礼”内情的知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据他了解,拟上市企业对发审委员的行贿方式主要为:现金、送干股等多种方式,其中,现金是最为发审委员接受的方式,因为相对而言最为安全、无迹可查。与之相比,利用亲属账户入手拟上市公司原始股的方式则显得“飞蛾扑火”。因为证监会对官员及亲属炒股管得相对较为严格,风险极大。

证监会内部人士称,发审委有来自证监系统内部(含沪深交易所),也有财政部、发改委等外部的,收入看自己岗位。而证监会内部系统的工资参考国家公务员标准,收入不高。外部机构的兼职发审委员是本职工作岗位发工资,可能上会评审时有点评审费,但真的没多少钱。据了解,一位深交所中层干部每月收入万余元。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收,收的也不会每单都要。”知情人士称,有的发审委员来自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送钱太直白,就曲线照顾上述发审委员的生意,公司的业务交由上述中介机构来做。

上述人士表示,事实上,很多律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很在意本所是否有合伙人担任发审委员,一旦有合伙人担任发审委员,那么,就意味着能够带来很多资源,很多拟上市的企业更愿意选择这家律所或会计师事务所,这意味着增加了上市通过的概率。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的发审委员中,沪深交易所借调来的人员是最多的,其次是财政部、发改委、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给发审委员“送礼”还催生了专门的“皮条客”帮忙疏通关系,操作起来很隐秘。有时一些发审委员卸任后会开一个咨询公司,专门帮拟上市公司疏通协调关系。

4.99亿元的罚单,让前发审委委员冯小树成为史上处罚最重的发审委委员,并将发审委员再次推向舆论漩涡。而在冯小树之前,已有包括温京辉、邓瑞祥、胡世辉等发审委委员落马。

4月21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在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对冯小树违法买卖股票行为的查处,不折不扣地落实了中央巡视整改意见,充分体现了证监会打铁还需自身硬的责任意识与勇于直面问题的使命担当。

张晓军强调,证监会将秉持依法、全面、从严的监管原则,对证券期货违法违规行为保持高压态势,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对系统干部自身违法行为绝不姑息,依法严厉惩处,持续加大问责力度,正人先正己,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坚定维护金融秩序,促进金融业安全运行。

新京报记者 金彧 王全浩 张泉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